• DonnaLeung

再談香港醫療問題

香港的公營醫療問題惡化已存在20多年以上的時間。范鴻齡主席提出的建議,除了加強國內的醫療服務之外,其他的所謂改進政策,也衹是小恩小惠。


范鴻齡主席主席好像有意迴避投入輸入外國醫生這問題,衹是強調香港醫生優先。他提出的向私家醫院購買服務,其實已經運作多時。這些政策真的有助改善香港的醫療制度嗎?


香港公共和私人醫院的的醫生是否官官相衛?我聽說醫管局內部的管理醫生在會議中公開說明必須要維持長期的輪候時間,否則將會有更多病人會使用公營醫院服務。香港的醫管局醫療政策的解決方案主要是推動香港市民使用私人服醫院服務,所以他們推行全民醫保,和醫管局購買私人醫院的服務來解決公營醫院的不足。


我不是反對全民醫保,我認為大部分市民想享有更優質的醫療服務,他們已經購買了私人保險。包括我自己在內。但是私人保險有一個重要問題,就是保險公司不會承保有病歷的病人,例如我有息肉,保險公司將會排除腸癌有關的醫療保障或者不受保。所以有許多人是不能購買私人醫療保險的。


另外一個嚴峻的問題,就是醫療保險被私人醫生濫用。保險從業員一直強調醫療保費會越來越昂貴,醫療開支只會不斷上昇。所以現在的醫療保險產品已提供一些高級版的醫療保障,例如一世人有幾千萬的醫療保障服務。這些保單到了我們八九十歲的時候,每年的保費可達10萬元或以上。


但由於醫療保單的保額不斷擴大,私人醫生就濫收醫療費用。我從保險從業員口中得悉,有病人因為癌症治療而索取1000萬元的保費賠償。羊毛出自羊身上,私人醫生濫收醫療收費,這必然會導致私人保險的保費不斷提昇。就好像美國奧巴馬的全民醫保一樣,他的政策表面上是為了提供醫療服務給所有美國人,但實質的效果是醫療保費的惡性增長,最終導致更多的人負擔不起醫療保險。


醫管局現在的政策是醫療資源錯配。他們用大量的資金來提昇醫療設備,表面上是為了病人服務,實質就是為了公營醫院的醫生提供先進專業訓練。用先進的醫療設備來治療延遲醫治的病人,是本末倒置。當那些公營醫院醫生獲取了先進的醫療設施經驗,他們就有資格轉型到私營醫院服務。現在醫管局的醫療方案是向私家醫院購買服務,這是否促進了私人醫院的需求?導致更多公營醫院的醫生流失?


香港的有錢人和商人他們擁有大量資產,他們有千方百計的方法逃稅,他們亦有能力購買高昂的醫療保險。但是大部分的中產,年年交稅,但不能享有任何政府福利。他們不單止要應付瘋狂的樓價和高昂的物價來維持基本生活開支和子女教育開支。他們有能力負擔昂貴的保費嗎?這一班人努力要一生,到了年紀老邁的時候,他們的際遇也和普通低下階層的市民一樣,要忍受著政府劣質的醫療服務。


香港政府的醫療開支不斷提昇, 但實質的醫療服務就下降。核心問題在哪裡? 香港的醫療服務質素和政策是否有完善的監察制度? 那些監察人又是誰? 是否一班小圈子的醫生自己管自己?他們的宗旨是為了保障市民的醫療質素,還是維護醫生的利益?


香港是一個資本主義社會,自由市場。所以私人機構和專業人士可以不受限制的牟取暴利。最終結果就是導致2019年的民憤和暴動。香港政府的高官們他們真的不瞭解核心問題在哪裡嗎?還是他們沒有膽量挑戰現有的制度?



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