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onnaLeung

我的道德觀

已更新:2021年9月8日

為什麼上帝會選擇了我,一位生活在香港的平民職業“女性”。主要原因是現今世界是被一班崇拜撒旦的邪惡“光明會”男性主宰著。他們的意願絕對違反上帝的旨意。


以下是我對男女,生兒育女,墮胎和安樂死的個人見解。可以作為大家參考:


男女之間

上帝創造男女,男女之間的結合通過性行為而傳宗接代,男女之間缺一不可。


在一些傳統的國家例如中國,印度或者中東地區。他們對待女性只作為一個生育機器。所以男性可以三妻四妾,開枝散葉。甚至乎他們重男輕女,族譜內祇有男丁的名字。有許多人把女嬰殺掉,未能幫丈夫產下男丁的女人受到歧視。這是絕對違反天意的。這只會導致世界上的男女數量失衡,最終許多男性都未能找到女性伴侶,繼而導致許多社會罪惡和人口下降。


我個人認為性行為並非衹是為了傳宗接代。我更認為男女結婚後立刻生兒育女是錯誤的。男女之間相愛,通過親密關係可以互相傳達愛的信息,帶給對方愛和溫暖的感覺。為什麼婚前性行為是“邪淫”,邪在哪裡?假若一對男女真心相愛,他們有結婚的打算,婚前性行為並不是一件壞事。因為可以使雙方互相瞭解透徹,達到一致的共識才走入婚姻的殿堂, 避免婚後後悔而離婚。中國人上一輩的傳統婚姻,我認為他們是缺乏"愛"的維繫。


我反對西方的性開放, 反對推崇同性戀和變性人。戀童癖,性侵虐待兒童和強姦絕對是一種不可接受的罪行。我反對小學就灌輸性教育給小朋友。一個心智未成熟的中學生就隨便發生性行為是不可取的。性行為絕對不是隨便的嬉戲, 是男女神聖結合的交流方式。我是欣賞西方成熟男女表達愛的直接方式。西方父母和子女時常對對方說"I Love You"和擁抱。但是這些行為在中國人傳統社會是不會出現的。


性行為被認定為"邪淫", 衹是一些宗教團体賦予的名稱, 因為他們想提昇自己宗教的崇高地位。一個崇拜撒旦的邪教天主教,自行修改聖經,教會設立的教條連教宗和其神職人員也不遵守,根本是虛假的。事實上天主教內部許多神父和教宗都是戀童癖或強姦犯。他們不斷掩飾自己的罪行, 這是多麼可恥.。


佛教出家的傳統是由於釋迦牟尼的背景而產生的。以我個人理解, 一個出家人離開世俗和家庭, 自己活在寺院深山敲經念佛, 是不會得到覺醒的。因為他們與世間的真實生活脫節, 只活在自己的世界.。其實夫妻間相處是一個最大的修行, 和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人長期的生活相處, 互相的磨合和忍讓, 是最好的修行.。對於一些另類的佛教組織,認為通過男女相交可達到覺醒的境界,這衹是一個無稽之談和藉口。


現今社會,經濟壓力龐大,女性不工作是不切實際的。尤其是在大城市,產生了許多女強人職業女性。我的職業生涯也遇見不少女強人,他們要求高,野心大,態度囂張傲慢和不擇手段的操控別人。在一個競爭強大的社會,她們的處事方式並不是對與錯的問題, 而是他們缺乏了對別人尊重的修養。更甚者她們的處事習慣和態度,一模一樣的應用在男女之間家庭之內。這是不可取的。


夫妻之間應該互相扶持和照顧,同心協力來維持一個家庭。現今社會複杂,各個家庭的條件不一,不能訂立客觀準則來判斷對錯。男女各有本分,女性應該追隨和尊重自己的丈夫,而丈夫就要愛惜自己的妻子。無論男女,我們都不應該用言語或行為羞辱或嘲笑自己的伴侶,更加不應該因為利益而出賣自己的伴侶,維護雙方的尊嚴是愛的表現。我認為最恰當的男女關係是專一和真誠的, 是用愛和信任維繫著的。這也是神聖的。


生兒育女

我認為一個完整的家庭是應該要有子女的。但事實上由於健康,經濟,居住和生存壓力,使許多夫婦都選擇不要兒女。這是很可惜的。香港人說養大一個兒女要400萬,我認為這種想法是不切實際的。一個出生于富裕家庭,物質充裕,中學未畢業就已經環遊大半個地球的青少年,對於他們的成長並不是一件好事。因為他們所享受擁有的。都不是靠自己努力勤奮而獲得。一切來得太容易,覺得理所當然。一個人的快樂,是通過自己努力而獲取的滿足成功感。其實這些優越的父母是剝奪了自己子女創造快樂的機會。


相反,一些極端貧困,生活條件嚴重貧乏的家庭。他們選擇了生兒育女,但是小朋友在惡劣的環境長大,得不到健康的發展,最終唔入歧途,危害社會,也是很可悲的事情。我曾經看過一個視頻,一個貧苦的兒童問他父親為什麼要生他下來, 這是一個苛刻的問題。他父親的答案是因為可以讓自己有生存的目的。所以我認為扶貧不單衹是政府,而是大眾的責任。那些富豪大企業,不擇手段剝奪人民的財富,而自己就想盡辦法逃稅,這絕對是不道德和不負責任的行為。


墮胎


我贊成使用安全的醫療方法避孕。我認為產前檢查是重要的, 假若發現嬰兒是有先天不足的缺陷或疾病, 我認為墮胎不是罪.。我們為什麼要讓一個殘缺不全的生命誕生, 使到它和它的家人永遠活在痛苦中。


安樂死

我是支持安樂死的,對於一個身患絕症,得到醫生證實沒有藥物可醫治的時候,我認為那病人可以要求安樂死。許多癌症病人臨終前的痛苦和折磨是不必要的。他們缺乏尊嚴地活著,不單止病人連同他們家人也受著无盡的苦。可能許多佛教徒不認同我的說法,他們認為每個人所受的痛苦乃是業報。但是假若有人幫那些病人消除那些惡報,早日得到解脫,這不是上天的恩賜嗎?


我是一個在香港出生的職業女性,由於我的家庭背景和我的經歷,我對這些倫理社會問題,有自己的見解。我並沒有冒犯或干涉其他民族和宗教的意思,但最重要的一問題是:為什麼上帝選中了我這個”女人“?

0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My phone kept asking me to upgrade new android version. And I am d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