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jor Red Pilling by Lara Logan - 中文翻譯

已更新:4月17日

Click here to read

(完整片段從09:08開始)


Lara Logan 是一位非常資深的得獎專業記者,有30多年採訪經濟,亦曾做戰地採訪。大家可以留意一下關於烏克蘭的狀況,她被 Real America's Voice 被訪問時,是怎樣說的(以下是重點):


(1)Lara並不同意主持人的觀點 - 普京並非侵略烏克蘭而造成重大破壞、焦頭爛額、瀕臨敗兵;

(2)現時有海量的假消息滿天飛;

(3)現時的局勢十分古怪 - 人們被逼一定要討厭普京、一定要相信一切關於他的壞話、一定要支持烏克蘭。就如被逼一定要支持美國民主黨的論調,否則就會被標籤為「白人至上主義者」。

(4)普京十分清楚知道他要做的是什麼,而且沒有陷入任何困境。

(5)俄羅斯從一開始便已經十分有策略性。他們並不是一打便打烏克蘭首都基輔,而是攻擊烏克蘭國內所有的生化實驗室(祖利安按:如果目標是侵略及佔領,理應閃電斬首式攻擊基輔,以俄軍特種部隊的實力,這絕對不難做到)。

(6)烏克蘭境內的生化實驗室,有些是蘇聯時期建成的,所以俄羅斯十分清楚這些設施的位置。自從蘇聯解體以後,這些生化實驗室理應被轉營為民用的健康院之類的設施。

(7)現在很難相信那些國家領導人告訴人民的說話,因為他們都就 COVID19 病毒,講了很多的謊話,例如之前誣衊特朗普總統的「通俄門」以及之後的彈劾事件

(8)當你看見由美國和北約資助的烏克蘭 Azov Battalion (新納粹部隊)之後,你就會看到更多的謊話,因為看見他們舉起北約旗幟的同時,也舉起納粹的倒勾十字架徽號旗幟。與此同時,他們也有印上黑太陽神秘符號,這也是納粹黨衛軍的標誌。這個標誌在他們的護甲上都能找到。

(9)烏克蘭西部都支持納粹,也曾經是納粹黨衛軍的其中一個總部。艾倫 · 杜勒斯(Allen Dulles)領導下的中央情報局(CIA)實際上賦予了烏克蘭納粹在紐倫堡審判中免於起訴的權利。

(10)因此,美國的情報機構在烏克蘭資助和提供武裝給納粹分子的歷史,其實由來已久。 這些都是真正的納粹分子, 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以來,他們都說正在計劃建立一個千年帝國。

(11)中央情報局在 2013 年和 14 年贊助了烏克蘭的顏色革命時,他們選擇了烏克蘭的領導人; 要去看看助理國務卿維多利亞 · 盧嵐(Victoria Nuland ) 流出的電話談話,她和美國駐烏克蘭大使正在決定誰可以領導烏克蘭。

(12)我們所處的時刻讓我感到困擾的是,我們對歷史的解讀如此選擇性和狹隘。 澤連斯基總統可能是猶太人,但他不是唯一一個在二戰中受苦的人;看看普京——他在聖彼得堡的圍攻中失去了多少親人? 人們不知道他們的歷史。 他們不知道是什麼造就了普京。 而且我不是辯護人,我不是在為他辯護,亦無此需要。 作為一名記者,我的工作是試圖理解,這裡的真相是什麼?

(13)我不喜歡被騙。當我們被告知你唯一的選擇,就是必須百分百支持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時,我們被史詩般的規模騙倒了。 他是一個傀儡,你可以在互聯網上找到他穿著黑色斗零踭高跟鞋和緊身皮褲、裸露上身,在電視節目中模仿撒旦教樂隊,跳邪惡的舞蹈。

(14)澤蘭斯基是被欽點、被捧上去做總統的,和現在很多其他國家的元首都是一樣。老實說,在科技巨頭壟斷和選舉舞弊之下,我們並不知道哪些元首是真正民選的、哪些不是。

(15)說這場戰爭是關於俄羅斯和烏克蘭的話,其實只是赤裸裸的謊言。普京 15 年來一直警告說,全球主義者企圖接管全世界,建造生化武器設施,加上他們在烏克蘭做的各種勾當等等,這些普京都不會袖手旁觀。

(16)烏克蘭一直是洗錢的中心,數十億美元已經通過烏克蘭洗錢,我們對此隻字未提,而這些是我們美國納稅人的稅金。

(17)... 再看看「通俄門」,看看那一眾深層政府的人們,你就會知道深層政府非只是一種理論、並非陰謀論。這是很實在的深層政府,看看 SES ( Senior Executive Service),那個官僚機構是一群未經選舉產生的官僚在幕後拉線。 就是這些人一直在對我們撒謊。




https://t.me/QAnonMap/13333


Lara Logan TORCHES the Ukraine Narrative 🔥🔥


“Ukraine is at the center of this cult of globalists” and “the Ukrainian people are being exploited by evil, horrible peo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