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onnaLeung

這類型信息不斷發給我,恐嚇?

已更新:2021年8月24日


這類型信息在這兩年內不斷發送給我,這些貼文在Facebook內的設置是不可以轉發的。這是刻意恐嚇!!


我相信上帝,習近平和保安局,川普和Q會保佑我的。


我是中國1000多年來首次出現的天選之人,這就是你們對待自己民族神聖人物的方式?


你們是否這樣對待兒童來製造腎上腺色素(Adrenochrome)?


周延平


女紅軍黃富群,死前遭受了多麼恥辱的刑罰?兩個月酷刑接連不斷 在革命年代,紅軍隊伍中湧現了不少巾幗英雄,朝氣蓬勃如康克清,滿腹詩書如鄧穎超,堅毅勇敢如賀子珍......她們作戰英勇,在大戰面前毫不退卻,面對敵人的威脅絕不動搖,是當之無愧的革命黨人。 除了上述三位著名的女紅軍之外,還有一位被譽為「最美紅軍女戰士」的女子,她就是——黃富群。 黃富群犧牲時,國民黨用最恥辱的一種刑罰——裸刑。 所謂裸刑,是中國古代流傳下來的針對女子的一種刑罰,將犯罪的女子當作剝光衣服,然後行刑。裸刑可謂是最為下流、卑劣的一種刑罰。哪怕在思想較為開放的現代社會,人們仍十分忌諱在公眾面前赤身裸體,更何況是在封建守舊的舊社會。被施以裸刑的黃富群,該是多麼地痛苦,每每思及此處,總令人不禁淚目。 黃富群的悲慘遭遇不禁讓我對她產生諸多好奇,她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是怎麼被抓的呢? 一、十五歲扛起家庭重擔 1908年,黃富群在福建省連城縣文亨鄉的一個小山村裡出生,村裡大多數都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黃富群的父母也不例外。黃富群家中男丁稀少,父親身體不好,常年臥病在床,家裡幹活的人少,所以黃富群的母親索性將女兒當兒子養。 很小的時候,黃富群便跟著鄰家的叔叔伯伯一起去地里料理農物。回家之後,她還要負責一家人的起居生活,照顧病重的父親,十分辛苦。沒多久,父親撒手人寰,留下蒼老的母親和妹妹和幼弟,黃富群用幼小的肩膀挑起生活的重擔,養家餬口。 十五歲,本該是最美好的年紀,尋常女子受盡父母寵愛,待字閨中。然而,黃富群的雙手卻布滿了老繭,整日於農田旱地中踱步,難以脫身。 黃富群十分勤勞能幹,有時候忙完了自己的農活,還會給鄰居家幫忙。小小年紀就成為了家中的頂樑柱,承擔起養家的重任,也促使她養成了堅毅果敢的性格。鄰里鄉人每次遇上黃富群的母親,都會忍不住誇讚,稱她生了一個好女兒。 黃富群的母親聽著欣慰,但是也十分擔憂。眼看著,村裡和黃富群年齡相仿的女子都已經出嫁,唯獨她遲遲不見媒人來家裡。母親覺得是自己拖累了黃富群,耽誤了她的婚事,所以十分愧疚。 黃富群自己倒不覺得委屈,耐心等待良人的到來。 二、隨夫革命,英勇無畏 上天沒有虧待她的善良和堅強,終於,她等到了。 1927年,黃富群與沈邦翰結為夫妻。沈邦翰與黃富群是同鄉,雖然沈邦翰不善言辭,沉默寡言。但是為人正直、樸實,兩人情投意合,婚後也十分恩愛。 此時,在國內,國民黨與共產黨的第一次合作破裂,各級國民政府不斷加強對國內工人的壓迫,以打擊共產黨的勢力。作為僱傭工人的沈邦翰看到了國民黨連城縣政府的腐朽無能,於是他毅然加入共產黨,在紅軍的幫助下,沈邦翰組織了連城縣苦力工會,並擔任工會主席。 苦力工會實際上是一支革命的武裝組織,負責協同紅四軍作戰,與國民黨政府作鬥爭。 和尋常婦人不同,黃富群不僅沒有阻止丈夫,反而毅然與丈夫一起加入中國共產黨,黃富群正式成為一名光榮的紅軍女戰士。 丈夫沈邦翰負責帶領工會人員參與武裝鬥爭,黃富群一邊參與戰鬥,一邊又深入群眾,做組織動員工作。黃富群不厭其煩地向當地的老百姓解釋紅軍的性質、宗旨和任務,幫助共產黨贏得人民的信任。 黃富群小時候沒讀過書,不識字,為了更好地向當地人民講解「婦女要求綱領」二十一條,黃富群主動向婦女部的副部長楊燕玉請教,讓她教自己認字,學習文化、政治和軍事知識。 漸漸地,隨著動員工作的不斷深入,黃富群不僅帶動了一批婦女加入革命,如魏秀蓮、楊春玉等人。黃富群本人也逐漸成長為一個有文化、有覺悟,還有豐富的組織工作經驗的婦女幹部,與昔日落後的農村婦女面貌大相逕庭。 蘇維埃政府成立之後,黨也看到了黃富群的貢獻和努力,於是,1931年,蘇維埃連城縣政府任命黃富群為連城縣婦女部部長,繼續進行動員婦女的組織工作。 黃富群身上,具有一位革命者坦蕩無私、英勇無畏的可貴品質。 1934年,中央軍區遭到國民黨的圍攻,連城陷落。黃富群跟隨大部隊轉移到邊境山區與敵人展開游擊作戰。山區地形艱險,環境艱苦,部隊又缺食少彈,不得不東躲西藏,十分艱難。 1935年,黃富群與丈夫在清流與敵人作戰,卻遭到叛徒的出賣,被抓回連城。 三、慘遭裸刑,寧死不屈 敵人將黃富群夫婦投入牢中,試圖從這對夫婦口中,獲知中共地下黨、游擊隊和蘇維埃政府幹部的去向。先是以財物引誘,隨後又用酷刑威逼。在那之後,黃富群幾乎每天都在輪番酷刑的折磨中度過,皮鞭抽打、夾手指、老虎凳、灌辣椒水、用滾燙的鐵塊燙皮肉......兩個多月下來,黃富群已經被折磨得面目全非,身上找不到一塊完整的地方。但是她始終不肯開口透露隻言片語。 於是,敵人惱羞成怒,將夫妻二人推向刑場。 1935年7月26日,在夫子廟門板的一堵牆下,丈夫沈邦翰的屍首倒在血泊之中。黃富群看著被殺害的丈夫,心痛如絞。隨後,劊子手又將大刀指向黃富群,向她大聲呵斥:「女共匪!你丈夫已死,再不招供,下一個被剖心掏肚的就是你!」 黃富群聞聲抬起頭來,直直地瞪著劊子手,向天大喊:「紅軍~萬歲~」 劊子手馬上走上前去,粗魯地撕開黃富群的上衣,將她的上半身完全裸露在眾人面前。見她不肯求饒,劊子手隨即揮舞大刀,殘忍地割下黃富群胸前的乳房,血流了一地。 黃富群怒斥敵人,於是,劊子手又一刀剖開她的胸膛,掏出心臟。黃富群的一聲「萬歲」成就了「最美紅軍女戰士」在世上的絕響。 黃富群犧牲令人扼腕,但她的革命精神並未就此消散。1933年,沈邦翰和黃富群二人被調入省委工作,她將家中的一兒一女託付給孩子的奶媽。臨走之前,她叮囑奶媽,如果他們二人不幸戰死,一定要如實告訴自己的孩子,讓孩子們繼續自己未完成的革命事業。

0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My phone kept asking me to upgrade new android version. And I am d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