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onnaLeung

林鄭月娥為什麼自己不公開道歉?

林鄭月娥的這一番話衹是在推卸責任。香港政府的嚴重行政失當, 身為特首就不需要道歉?

她那份施政報告, 祇有涉及龐大預算的未來大計, 香港眼前的所有民生問題都微不足道.。



明報 B06 觀點 | 張志剛 | 2021-10-28

諸臣皆可殺

對於現屆政府的一些爭議性政策,因為種種原因,個人在本欄已經不欲多言,但對於最近發生的事情,幾經思量,又不能不言,田飛龍先生之前設下了一張「忠誠的廢物」櫈子,遇上關鍵大事,應言而不肯言、不敢言者,就是對號入座。昨天《明報》李先知「聞風筆動」專欄,引述行政長官在與一眾建制派立法會議員提到反修例事件時,直指部分建制派應道歉。

2019 年黑暴事件,當下並不算是事過境遷,但因為立了《港區國安法》,在有法可依的情况下,大幅度改善了現時的政治氣氛。而完善了選舉辦法之後,基本上已經對反對派全面封殺。重塑了香港的政治生態之後,建制派已經給重新定義,能參與香港政治體制工作的人,都是維護一國兩制、愛國愛港的人士。所以在這種「大局底定」的大環境下,社會希望重拾安寧,過回正常日子,對2019 年的舊帳,大家暫時都不想去翻去算,原因是一場噩夢,大家都不想在當下去重溫。但2019 年的黑暴事件,是回歸24 年最慘痛的經驗,孰以致之?中央政府對於整個事件,相信是了然於胸,但在香港特區內部,早晚也應做一個全面的回顧審視,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對未來特區的管治,這個經驗和教訓,必須好好總結。

成立調查委員會與否 是政府的權責 行政長官日前的「道歉論」,直指當年成立調查委員會一事。這是2019 年整個黑暴事件中關鍵的一幕,既然行政長官舊事重提,那就不妨在此添上一筆,說個明白。

首先,個人先表個態,話說在前頭,個人由反對派提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時,已經強烈表示反對。對方方面面的人士,個人都表示強烈的反對。而在2019 年6 月時,更致電一位現任行會成員,解釋個人反對理由,並事後傳信息,內容很簡單:「XX ,千萬不要成立調查警察委員會!完蛋!」而之後在10 月3 日的明報專欄,本人也公開表態,指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並不恰當。當然,當時在文章之內只是寫出部分理由,也沒有深入詳細解釋,原因其實已經寫出,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政治 ABC 的問題,淺白如ABC 的問題,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了。

有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一議,最後不了了之,其來龍去脈,個人當明究竟。個人為何親自留言給行會成員,當然也知道建制派對此有所動搖,但建制派在當時的定義,既包括立會行會成員,也同時包括各級政治問責官員,而且權在政府,政府不去成立,那任憑反對派如何炒作也無影響。行政長官既指出建制派議員需要道歉,那特區政府上下各級官員有沒有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此議由6月提出,直到10月,本人仍要在明報撰文否定,前前後後歷時4 個月,特區政府如何取態?如果一開始已經斬釘截鐵:不搞!那會否反來覆去,搞足幾個月?

對於這種「要求道歉」言論,李先知引述與會議員透露,這番言論令到場面甚為尷尬,並覺得她不懂政治。但個人認為,這不是「尷不尷尬,認不認識政治」的問題,而是行政長官如何看自己的責任和角色的問題。建議和判斷,不能保證百分百準確,但最後一定由行政首長負上全責。反對派大炒特炒,強攻硬打,迫使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只要政府對這個政治ABC 的問題,立場堅定,建制派議員的取態,根本無關宏旨,不值一提。因為做或不做,根本就是政府的權力和責任。


要求建制派議員道歉的言論,令我想起明朝崇禎皇帝的小故事。據說崇禎在煤山臨上吊自殺之前,寫下遺言:「諸臣皆可殺!」而崇禎死後,有人經常見到崇禎鬼魂在煤山徘徊不去,不斷哭訴:大臣誤我!相比崇禎生前死後的怨言,要求建制派議員道歉也只是小菜一碟而已。

兩個人4個月內搞定世紀大計

由道歉論轉到黑箱作業,行政長官日前參加「灼見名家」的一個論壇,爆了一個驚天大秘密。一個面積300 平方公里、覆蓋人口250 萬、預計耗資萬億以上的投資,並隆而重之放在第五份《施政報告》之中,是行政長官和凌嘉勤教授二人「黑箱作業」搞出來。根據公開資料,凌教授約在2021 年6 月加入政府,到宣讀施政報告時只有4 個月。這個預計要投資香港目前的財政儲備一倍有多、涉及香港大約三成人口和四分之一土地面積的世紀大計,就是由兩個人在4 個月內搞定!如何形容?是轟天動地,還是鬼斧神工?還是女媧煉石呢?


0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