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onnaLeung

不是香港不行了,而是大陸變得太行了!香港沉沒是歷史必然!

轉載: 不是香港不行了,而是大陸變得太行了!香港沉沒是歷史必然! 香港不是沒有機會,而是錯過了太多機會。 千禧年交接,在製造業、轉口貿易出現轉移傾向之時,香港也曾提出若干個轉型計劃。 1999 年,董建華擬定「數碼港」計劃,要發展互聯網科技。 我們站在那個節點,俯瞰世界,谷歌也就剛在加州的私家車庫裏誕生,臉書、推特 連影子在那兒都不知道;國內的阿里、騰訊還都是10人的小團伙;馬雲還不是「爸爸」,還只是個長相不大ㄧ般的小伙子。 當時的香港,軟件、技術、人才、資本,那個方面不能秒殺大陸? 結果,互聯網沒做起來,數碼港被搞成了房地產開發。 後來,董建話華又提出「矽港」計劃。台積電出來的張汝京想在香港搞芯片製造,香港人以「炒地皮、炒樓價」的理由,上街遊行,堅決反對。 結果,上海把張汝京請走,在上海搞了個中芯國際。現在是中國最大、世界第四的 芯片製造商。 再後來,董建華再次提出「中藥港」計劃。因為香港既有積澱深厚的科研體系,還有龐大的生物科研人員,最重要的還有全 世界都認可的質檢體系。這就是產學研一體,多好的條件。可惜,再次因為資本的 短視,又沒搞起來。 結果,河對岸的深圳出現了華大基因,搞成全球一流的基因、生物科研企業。 1999 年到 2005 年,如果香港抓住這三次機會,香港就是亞洲互聯網中心、芯片製造中心、生物科研中心。 那些年,香港去忙啥了? 經濟脫實向虛,掉頭轉向「金融業、地產業、服務業」。把資本炒到天上,把房子炒成天價。所謂的自由金融貿易港,帶來了大量的熱錢過境,這些資本熱錢把經濟炒成了虛胖。 社會階層僵化,年輕人沒出路,充滿戾氣。金融、地產這兩項,無論那個都不是初入社會的年輕人能玩兒的,出頭無路、創業無門,年輕人就一股腦跑到大街上, 把戾氣宣洩給曾經的「窮親戚」中國大陸。 時至今日,香港經濟的宿敵就在香港內部,就在那些金融寡頭之間。 金融的暴利成就了香港,也慣壞了香港。資本的短視和逐利,讓香港錯過了最好的 10年。 深圳的崛起,首先要感謝的是政策,其次就是香港。 80年代,以深圳為代表的廣東沿海,承接了大量轉移自香港的製造業。很快,深圳 完成了原始的財富積累。 但好日子很快過去,2000 年之後,製造業又找到了更優質的轉移地——以越南為 代表的東南亞國家。 但深圳很快憑藉製造業轉移的原始財富積累,找到了一條屬於自己的路——科研創新、產業升級、中國硅谷。 那些年香港錯過了互聯網、基因生物、智能製造、轉運物流,都被河對岸的那個小 漁村撿了起來。 成就了一大批群星璀 璨的企業—— ● 有市值700億,全球一流的基因生物公司華大基因; ● 有市值1700億,有22萬名員工的汽車製造商比亞迪; ● 有市值近2800億美元,4萬名員工的互聯網企業訊; ● 有市值3000億,擁有34萬名員工,14架貨機,16000台運輸車輛,12000個營業網點的巨無霸物流企 業順豐速運; ● 有營收5000 億,17萬名員工的科技公司華為; 甚至香港在行的金融和房地產行業,深圳也在奮起直追,平安、萬科、招商。 一個香港科技大學的畢業生,9 年後把產品做到全球 70% 以上的份額。對,這家公司就是大疆。更值得玩味的是,這家公司在深圳,而不是在香港。 深圳通過高速、高鐵網絡已經把東莞、惠州、香港、廣州、佛山、中山、珠海串聯 成一個城市平台,這是一個巨無霸的經濟集群,是一個未來可以媲美舊金山、東京 的世界級大灣區。 深圳是研發中心、總部基地;東莞憑藉全世界最成�


我的評語:


正如李嘉誠所言,他衹是一位商人,唯一目的就是賺取利潤。香港的資本家地產商衹是為了賺更多的錢,他們並不打算發展香港。這是香港政府那些所謂精英沒有眼光沒有承擔,只懂得為自己謀福利,漠視民生。


董建華的提議陳方安生當耳邊風,衹是陽奉陰違,從中作梗。或者那是撒旦主子的命令。只懂搞什麼金融國際中心,從地產金融搵快錢。他們從來沒有考慮香港人的生活和就業問題,亦沒有放足夠的資源發展新事業。或者這一切都可以推卸給那些顧問公司,是經過國際頂尖顧問公司的建議。那些年薪幾百萬的高官從來不用負擔任何責任。



0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