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2歲的佩洛西,仍不安本份地四處點火頭,樂此不疲地玩政治遊戲,其實,她明白美國人民生活的苦況嗎?”】


【“今年82歲的佩洛西,仍不安本份地四處點火頭,樂此不疲地玩政治遊戲,其實,她明白美國人民生活的苦況嗎?”】


近日,香港媒體人屈颖妍發文表示,中國人有句話叫“相由心生”,這些年,我相信大家都有深切體會,好多本來好眉好貌的政治人,走歪路後,面目頓時變得猙獰。 香港如是,外地亦如是。其中一個表表者,就是近期紅極一時的美國眾議院院長佩洛西。

香港人認識佩洛西,大多是因為2019黑暴那年,她把我們汽油彈滿天飛的騷亂歲月,形容為“美麗的風景線”。

她也一直高調撐暴,香港很多反對派頭目常赴美拜見她。日前,她更公然破壞中美關係,竄訪台灣,違反一個中國原則。於是,大家更要關注,這濃妝抹艷、愛穿鮮艷套裝的老女人,到底是什麼來歷?

原來,年輕時的佩洛西是個美女,有“翻版柯德莉夏萍”稱號。

看佩洛西的青春倩影,絕難想像,六十年後會被人以巫婆來相提並論。其實,從佩洛西的從政軌跡,也看到美國的所謂民主政治,背後都是由金權來支撐。

出生於美國東部馬里蘭州巴爾的摩一個意大利移民家庭的佩洛西,有七個哥哥,她是家中幼女。

父親是當地民主黨要員,曾5次連任國會眾議員,又當了12年巴爾的摩市長。之後佩洛西的大哥再接任市長,做了4年。

佩洛西7歲起便見慣政治場面,常出沒於大大小小的助選和造勢活動,人人叫她“市長的女兒“,甚至形容她為“民主黨永遠的花童”。

佩洛西18歲到了華盛頓聖三一學院讀文學,20歲那年,參加了一個培育民主黨青年積極分子的夏令營,同營還有一個年青人,他就是後來當上美國總統的克林頓。

1960年,肯尼迪當選美國總統,佩洛西和克林頓以民主黨青年代表的身份,應邀列席甘迺迪的總統就職儀式。當時佩洛西的長兄和母親就預言,這女子“將成為政壇熠熠生輝的明星”。

大學時已進出總統府,政途一片光明,但佩洛西卻在大學畢業後,選擇嫁了給三藩市著名投資銀行家保羅·佩洛西(Paul Pelosi),並遷離娘家搬往西岸加州。

嫁入豪門後,佩洛西一直乖乖當主婦,6年內接連生了5個小孩,29歲已是5孩之母。 雖然在家看小孩,但佩洛西並未遠離政治,作為富豪夫人,她常宴請民主黨政要到家中作客,更成了民主黨的“籌款機器”。

有錢就能呼風喚雨,37歲那年,佩洛西當選北加州民主黨主席。

1983年,跟佩洛西很老友的民主黨眾議員菲力浦·伯頓去世,他妻子接替了丈夫國會的職務。誰知3年後這妻子確診癌症,於是推薦佩洛西做她的“法定繼承人”,當年47歲的佩洛西,就這樣當選了美國聯邦眾議員,從此開始了長達35年的國會眾議員及眾議院議長生涯,更成為美國第三號權力人物,即是說,當總統和副總統不能執行職務的時候,佩洛西就會是這個國家的最高決策人。

看完佩洛西的從政路,你會發覺,原來這女人從未有過工作經驗。

一個從小在政治場穿梭做花童的美少女,大學畢業後就嫁入豪門生孩子,孩子長大後就靠金權關係重返政壇……民主?公平?在佩洛西身上,我們只看到美國金權政治的醜陋交易。

今年82歲的佩洛西,仍不安本份地四處點火,樂此不疲地玩政治遊戲,其實,她明白美國人民生活的苦況嗎?佩洛西的故事讓我們再次反思,民主,真的是理想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