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onnaLeung

「洪門宴」究竟是一個什麼飯局?

已更新:1月11日

首先洪為民不是商人。身為港區人大代表、前海管理局香港事務首席聯絡官,他的職責是要和全香港的官員合作發展大灣區經貿。這個人是否身在曹營心在漢?是人是鬼?為什麼中聯辦的人沒有出席,是他從沒邀請嗎?


洪門宴還原:

1. 當日D區措施仍適用。

2. 出席官、議員乃以官方身分出席,並非"私人派對”。

3. 現場食肆沒有強制入座者掃安心出行。

4. 只有官、議員成為肯定已知入場者,其餘尚有N个走漏。


嘩!嘩! 一個地位顯赫的政協代表,有巨大的影響力足以吸引全香港的高官出席,他們沒有保安安排嗎?但竟然壽宴可以給不明來歷的人自出自入,這是嚴重保安漏洞。你認為這場是什麼的宴會呢?


王詩雅是特務嗎? 為什麼她不肯公開自己的行蹤?


有人刻意讓不明來歷的帶菌者進入現場,居心叵測!!


2022/1/11 更新:


洪為民這一場「洪門宴」,在疫情肆虐期間, 邀請所有建制派的重要高級官員和議員,並沒有邀請中聯辦。

張祝君回應那間餐廳的閉路電視沒有運作,所以找不到證據。洪為民以官方身份邀請香港高級官員和議員來出席壽宴。竟然沒有考慮保安安排,閒雜人等可以隨便出入,餐廳內竟然關掉閉路電視。這是嚴重違反常理的。


他們為什麼要隱藏閉路電視的視頻?是否有一些不明來歷的間諜或恐怖分子刻意進入會場播病?


這不是一場政變又是什麼?


Channel C HK灣仔──覺得慘慘豬。

染疫37歲「少女」王詩雅 涉瞞關鍵疫蹤 拒答洪門宴前另聚餐 待同行女馬主中招始揭發 張竹君爆或多人未獲邀赴宴 真正隔離名單成謎 疫婦馬會廂房聚餐 恐播毒上流階層

每日收聽疫情記者會,很多時最精彩的部份,並非來自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的開場發言,而是現場記者追問竹君得來的資訊,例如這篇就是。

一名住大角嘴君匯港2座、在荃灣有線電視大廈工作的43歲女馬主,初步驗出變種COVID-19病毒。她打過2針科興疫苗,報稱沒病徵。令人錯愕的是,她本身並非在1月3日晚人大代表洪為民除罩百人壽宴的獲邀名單上,卻報稱有出席。而且當晚是她與中環榮源茶行太子女、37歲「少女」王詩雅和另外3人,先去西營盤干諾道西115號的餐廳飲酒和進食,再在當晚9時半,經「王少女」帶同進入灣仔的洪門宴,逗留至10時許。

問題來了。政府日前表明,當晚9時半後進入洪門宴的所有人,都要送入隔離營,為何43歲女馬主卻一直「逍遙營外」?有頭腦清晰的行家在疫情記者會追問,為何衞生署調查「王少女」疫蹤時,未有發現43歲女馬主是其密切接觸者,一直未將女馬主送入隔離營?

張竹君似乎早有準備會被問及,一臉無奈地回答:「其實我哋唔掌握呢個資料呀;我哋今日(9日)先知道,原來之前嗰位個案(王少女)仲去過一個地方(西營盤干諾道西115號餐廳)飲嘢同食嘢嘅。佢無透露呢個地方畀我哋聽囉。」記者隨即追問了一句,因為無持咪,小編聽不清楚,但相信頗有用,因為張竹君之後答得更明確。

「根據Cap.599D啦(香港法例第599D章《預防及控制疾病(披露資料)規例》),我哋都問過佢(王少女)好多次,關於佢個行蹤。如果真係屬實,佢冇透露一啲行蹤或講大話嘅話,我哋係會有法律嘅跟進嘅。」

但更大問題是,若「王少女」可自行帶同女馬主入洪門宴,究竟還有多少獲邀賓客這樣「自帶來賓」?說好的「當晚9時半後進入洪門宴的所有人都要送入隔離營」,還有多少漏網之魚?張竹君僅稱,目前只掌握主人家提供的出席名單,若當晚「朋友搭朋友」的出席者,只能靠他們自律通報。若只計算主人家提供的名單,當晚9時半後在場共有92名,已送隔離營。

「我哋都好擔心,係咪仲有啲人士佢可能係一隻、兩隻咁入咗去個地方,但我哋又唔知。」張竹君呼籲曾出席派對的人,必須聯絡署方,如未強制檢測則屬違規。

至於女馬主染疫,隨時引爆上流階層疫潮!事關她在1月5日晚上6至10時,與2人到跑馬地馬場會員看台1座5樓遴選會員廂房食飯。當時房內有2張枱,她們不認識另一張枱的3人,但由於同房,2枱人都屬於患者的緊密接觸者,要入隔離營。該女子當晚6時半亦曾到沙圈逗留10多分鐘。

馬會表示,找到當晚與疑染疫43歲女馬主同房的2名馬主。2人本應已訂座1月10日在沙田馬場觀看其馬匹出賽,但馬會要求「其中一人不要於賽事期間進入馬場,並要求另一人即時離開馬場」。

【這篇稿,文題長達4行,就知道重點相當多!但小編不才,沒時間再分稿,惟有綜合1稿報道】

0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