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原子能之父、世界上第一個發現反物質的物理學家」,偉大的清華大學教授”趙忠堯”先生


第一眼看到這張照片時,相中人是一位乞丐流浪漢的模樣,但其實他卻是「中國原子能之父、世界上第一個發現反物質的物理學家」,偉大的清華大學教授”趙忠堯”先生。


諾貝爾物理獎得主楊振寧和李政道曾經受業於他。 兩彈一星元勳鄧稼先、錢三強、朱光亞、王淦昌、彭桓武、周光召等都是他的學生。


趙忠堯先生在1937年,為了搶救在清華大學保存的50毫克鐳不被日寇掠走,身藏鉛罐,為避開日寇耳目,從北京步行到長沙。 歷時一月餘,所帶錢物用完,就乞討度日。 到了長沙清華大學臨時駐地,就留下了這張照片。


1902年,趙忠堯出生在浙江省諸暨縣,家境優渥的他一直接受良好的新式教育,在1920年,趙忠堯也不負家人眾望,相繼考入南京高等師範學校和國立東南大學讀書,畢業後到清華大學任教。 在清華大學任教兩年期間,趙忠堯可謂是廢寢忘食、夜以繼日。白天,他要為學生、教授備課,夜間,他又要繼續自己的理論研究。


隨着學習的深入,趙忠堯深刻認識到,在當時,國內的物理學水平與歐美國家仍存在巨大差距。留學前,他曾對大學時的老師承諾,一定會「學成歸來,報效祖國」。


1927年,趙忠堯赴美國加州理工學院學習,師從諾貝爾獎獲得者密立根教授。

密里根曾於1924年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是核物理領域首屈一指的專家。在他的指導下,趙忠堯認準了自己的研究方向,並立志在這一領域做出成績。


起初,密里根考慮到趙忠堯是個中國人,雖欣賞他的治學態度,但只給了一個相對簡單的課題。但趙忠堯卻不依不饒,要求密里根將最困難、最棘手的課題交給他。


於是,密里根抱着看笑話的態度,讓趙忠堯研究放射線的劑量測量。這在當時屬於物理學最尖端的研究,就連國外的科學家也難有斬獲。沒想到的是,趙忠堯果斷地接了下來,令密里根大吃一驚。


終於,1929年,他發現伽馬射線的高能量光子束,在通過重金屬鉛時出現了「異常吸收」的現象。這一發現,顛覆了當時物理學界的共識,也為核物理研究開拓了一個嶄新的領域。

尤其是他對伽馬射線和原子核的研究,推導出了正負電子對的存在。由此,趙忠堯斷定,世界上必定存在反物質。然而,獎項評議小組不相信這是他獨立研究的成果,反而將獎項頒給了晚於趙忠堯研究的安德森。


趙忠堯順利獲得了博士學位,並且受邀前往德國哈羅大學物理研究所工作。一年後,趙忠堯又輾轉來到英國,在著名的卡文迪許研究中心繼續自己的事業。


1931年秋,趙忠堯到英國劍橋大學卡文迪許實驗室,與原子核大師盧瑟福(E. Rutherford)一起工作,也正是在此期間盧瑟福教授被趙忠堯的誠意和勤奮打動,送給了他50毫克的放射性元素(鐳)。


在當時,(鐳)是異常珍貴的高能物理材料,在全球範圍內都是禁運的,趙忠堯費盡千難萬險才帶回祖國,為日後的原子彈研究奠定了最初的基礎。


然而,1937年,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7月29日,北平淪陷,校長梅貽琦帶著清華園的老師和學生們暫時把學校遷移到了長沙。 可是到了長沙趙忠堯才發現,他千辛萬苦帶回來的50毫克鐳居然被遺漏在清華大學的實驗室裏。


趙忠堯非常清楚這50毫克鐳對中國意味著什麼,它可能關乎整個國家和民族的科技未來。

所以他毅然決定冒著生命危險,逆戰火重新回到北平去取那50毫克鐳。 索性,負責掃蕩的士兵並不知道它的重要性,50毫克鐳依然完好地保存在偽裝的鉛筒裏。 東西是找到了,怎麼帶走又成了難題。 此時的北平已經淪陷,路上到處都是敵人設置的關卡,萬一被發現後果將不堪設想。


趙忠堯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打扮成乞丐,從北京徒步走到臨時大學所在地長沙。 他找來一個鹹菜罈子,將盛裝鐳的鉛筒放在其中,然後混進逃難的人羣中,朝著長沙方向走去。 1465.1公里,這是北京到長沙的距離,趙忠堯走了整整一個月。


為了不招人耳目,他陸續扔掉了全部行李,唯獨剩下了懷裏藏著50mg鐳的鹹菜罈子。 為了避開檢查,他常常走小路,穿越荊棘叢林,跋山涉水,有一次險些失足掉進滾滾江水中。 因為縣城查得嚴,他也不敢去住旅館,常常風餐露宿,在窮山惡水的野外,不僅要受日曬風吹,還可能會遇到毒蟲野獸。


白天鬼子查得嚴,他就晚上趕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他走得很吃力,常常被樹枝石塊絆倒,但每次摔倒,他都把罈子高高舉起,拼全力保護它。 一路上,險象環生。 當他終於走到清華大學門口時,原本儀表堂堂的教授已成了一個真正的乞丐,蓬頭垢面,雙手佈滿傷痕,渾身又臭又髒。


由於輻射性傷害,以及一直抱著罈子,他的胸口磨出了兩道深深的血印子。


當趙忠堯站在臨時大學辦事處門口時,沒有人認得出他,他甚至遭到了工作人員的驅趕。 恰巧,校長梅貽琦走出來了,趙忠堯扯著沙啞的嗓子喊:“梅校長——”校長回過頭,定眼一看,頓時激動落淚,“趙教授,是你嗎?你怎麼成這樣子了?”邊説著邊緊緊握著他的手。


趙忠堯也忍不住淚流滿面,把手裏的罈子遞給梅貽琦,説“梅校長,幸不辱命,東西我給帶回來了。”


由於沿途缺少水糧、風餐露宿,趙忠堯暴瘦了30多斤。將鐳交給梅貽琦後他就病倒了,一直休息了大半年才逐漸好轉。


我們都知道兩彈一星元勛鄧稼先、錢三強、朱光亞、王淦昌、彭桓武、周光召等著名科學家,他們為新中國的核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老師就是趙忠堯。


俞按:咱們諸暨人的驕傲!